首页猪价格饲料行情猪市分析猪病防治养猪技术 养鸡专版

养猪人越来越穷!只因为大公司不履行生猪养殖协议!

未知 2017-02-23 12:25 猪价86网 |
“怀化20万只肉羊基地成空谈,2万亩租赁土地被抛荒;不履行与农民的生猪养殖协议,让怀化农村养殖户贫上加贫。”3年来,湖南大康牧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康牧业”)被当地村民屡屡投诉,至今问题待解。
  
2013年7月,上海鹏欣(集团)有限公司借壳湖南大康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后,不到3年的时间,2016年5月31日,作为怀化本土上市企业且主业为“生猪养殖”的大康牧业(002505 .SZ),便被上海鹏欣集团改名为“大康农业(3.540, -0.01, -0.28%)”(湖南大康国际农业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从大康牧业到大康农业,虽然仅一字之差。但上海鹏欣(集团)有限公司自此被指涉嫌借壳“圈钱”与“做局”。
  
当年,大康牧业定增募集50亿元,上海鹏欣集团系出资38.5亿元认购,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建设安徽涡阳100万只肉羊及湖南怀化20万只肉羊养殖基地、合资设立上海鹏欣雪龙进口牛肉、增资纽仕兰进口婴儿奶粉和液态奶、补充流动资金等五大项目。
 
 
  图为2012年大康农业在溆浦县岗东乡彭洲村建设专业养殖村的启动仪式。
  
定增对象中,厚康实业、合臣化学、和汇实业等均为上海鹏欣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入主大康牧业后,上海鹏欣集团持有大康牧业55.29%的股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大康牧业原实际控制人陈黎明退出管理层,转身投资怀化市文化旅游开发。
  
随后,海外收购的信息不断。2014年6月18日,大康牧业公布定增预案,拟向十名特定投资者募集资金不超过25.1亿元,用于收购上海鹏欣集团新设的香港公司安源乳业的100%股权,以便间接取得新西兰北岛牧场以及洛岑牧场的使用权。
  
2015年6月,大康牧业再次发出定增计划公告,拟募集11.5亿元资金,全部用于改造新西兰克拉法牧场项目和洛岑牧场项目。
  
在进行一系列的大手笔定增与收购之后,从单一的生猪养殖转型为集进口乳制品、生猪、牛、羊养殖加工等多个产业于一体的大康牧业,其分别在新西兰、澳大利亚、巴西等地收购或拟收购当地农业资源,提出打造“乳业、肉类、粮油”+“金融、贸易”三纵两横业务体系的战略规划。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大康牧业除了屡次变更募投项目以外,而上述大康牧业在新西兰、澳大利亚等海外收购项目似乎都只是在玩转“概念”。往往在其公告发布后不久,随即而来的不是终止筹划“重大事项”,要不就是发布收购股权进展被终止协议的公告。
  
资本运作频繁的背后,外界开始对一家上市公司通过“改名”的方式达到全球战略布局进行了种种猜测,又一度让已经拥有4家A股上市公司的上海鹏欣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姜照柏陷入舆论漩涡。
  
不履行山区生猪养殖协议
 
 
  图为溆浦县彭洲村的部分养殖户修建的标准化猪场已经荒废。
  
今年春节前,何满林与大康牧业董事长彭继泽在湖南长沙见面协商了一次,但双方并未谈妥。
  
此前,湖南省证监局接到何满林投诉反映的问题予以答复时称,对于大康牧业单方面违约不履行生猪养殖协议致使村民贫上加贫等问题,村民可先与大康牧业协商解决。
  
何满林是溆浦县岗东乡彭洲村委书记。1月23日,记者来到溆浦县岗东乡彭州村实地了解情况。
  
何满林告诉记者,村子里的数十名村民向农村信用社或民间借贷而修建的猪舍被多年荒废空置,仅每户每个月的利息就高达几千元。
  
与大康牧业签署“代养协议”的怀化市溆浦县岗东乡(现为三江镇)彭洲村的奉文华、奉小虎、何艾国等29户村民,多次向溆浦县人民政府、湖南省证监局、中国证监会扶贫领导小组等部门投诉反映。
  
据记者采访了解,2012年8月26日,大康牧业在岗东乡彭洲村启动了“彭洲村生态养殖村”项目。当时有怀化市、溆浦县政府领导以及大康牧业原董事长陈黎明在现场讲话,公司承诺承担猪场建设资金,双方签订了“生猪养殖代养协议”(一年一签)。
 
  图为溆浦县彭洲村的部分养殖户修建的标准化猪场已经荒废。
  
村民奉文华告诉记者,自2014年大康牧业实行定增后,财大气粗的上海鹏欣集团成为控股股东,他们与大康牧业原来的管理层的作法完全相反,对在山区养殖生猪和带领山区老百姓(44.890, 0.02, 0.04%)脱贫致富似乎不感兴趣。
  
“2012年8月27日开始动工修建猪场,在2013年7月所建猪场大部分竣工。按照协议,大康牧业给我们每户养殖户扶持了三分之一的建场经费,并承诺长期与我们实行代养协议。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任,2013年上半年就开始为大康牧业代养,顺利的拿到了每头猪100多元的代养费,尝到了跟大康奔小康的甜头。”奉文华说。
  
何满林告诉记者,村民在当初建设生态养殖场时,每栋猪场建设资金多的花费150万元,少的也投资了100万元以上。但是,大部分村民的资金都是东拼西凑而来(包括社会民间高息借款)。
  
“从2014年下半年以后,大康牧业在不与养殖户打招呼的情况下,解除协议并单方面宣布不再履行代养协议”。按照代养协议,仔猪、饲料、药品等养殖成本都是由公司垫付,因为村民养殖户本身是没有具备大型生猪养殖的能力和条件。”何满林向记者坦言:“大康农业不按协议办事,我们代养户的借款怎么还?借款利息怎么付?极有可能造成我们几代人的贫困。”
  
据大康牧业2015年的公司年报中显示,大康牧业2015年畜牧养殖业在公司收入所占比重由2014年的54.58%下降为7.34%,而同期蛋白质贸易收入所占比重则则由3.77%剧增至89.41%。
  
而从2016年半年度报告来看,大康牧业的主营业务如乳业、生猪、肉羊、贸易等均处于亏损或微利状态,而购买理财产品的收益则达到3971万元。
  
其中,这份半年度报告中提到:鉴于公司发展战略的调整,公司拟逐步对原有传统的生猪业务进行剥离,逐步淡出公司主营业务,使得报告期公司的生猪存栏量及规模大幅缩减。报告期公司生猪业务实现销售收入9,392.37万元,毛利1,834.09万元,毛利率为19.53%。
  
“他们宁愿用剩余的募集资金去投资银行理财,却不愿用多余的募集资金扶持农村山区养殖户,何况双方还签署了养殖协议。我们觉得,上海鹏欣集团借壳大康牧业后,无非就是大玩资本运作的‘概念炒作’而行‘圈钱’之实。”一名养殖户在质疑大康牧业单方面违约不履行养殖协议的动机时说。
  
对于上述说法,2月7日,记者致电大康牧业董事长彭继泽采访求证。多次拨打其电话均未接听,记者又尝试发短信联系采访事宜。不久,一位宗姓负责人致电记者回复称:“我们跟农户是有过接触,纠纷确实存在,如果需要进一步了解,希望记者来上海总公司采访。”
  
农户错过两年养猪“黄金期”
 
 
  图为溆浦县岗东乡彭洲村委会昔日挂牌的“湖南大康牧业彭洲村生态养殖村”。
  
2012年5月29日,大康牧业发布了《关于使用超募资金投资建设溆浦生猪生态专业养殖村项目的公告》。公告称,公司使用超募资金投资2,885.13 万元(建设项目总投资6,325.98 万元,包含专业养殖户自筹资金3,440.85 万元),拟在溆浦县岗东乡、陶金坪乡、统溪河乡、水东镇等乡镇与200户农民合作,共同组织实施大康牧业溆浦生猪生态专业养殖村项目建设。
  
据国内媒体公开报道的资料显示,2015年5月份前的中国生猪市场经历了有史以来连续亏损时间最长(2014年1月-2015年5月)和亏损深度最深的一次亏损期(2014年4月份亏损近350元/头)。
  
当时有专家分析指出,“2015年的中国猪市将告别最坏的时代,快速进入最好的时代,最佳盈利状态有望持续至2016年底”。
  
何满林告诉记者,彭洲村的养殖户错过了这两年的生猪养殖“黄金期”。“彭洲生态养殖村原有29户养殖户,年可出栏生猪2万头以上,按此计算,每年损失大概在500万元以上。”
 
 
  图为养殖户向溆浦县政府反映大康牧业不履行养殖协议的投诉。
  
“2015年与2016年这两年的猪价行情好,怀化的活猪销售价在9.5元/斤左右,有时候甚至有10元/斤以上,最低也有8.5元/斤。养一头生猪可以赚到两三百元以上。如果用潲水作猪饲料的话,碰上猪价上涨,每头生猪可以赚到六七百元。”采访中,在2011年被大康牧业全资子公司的“怀化新康牧业有限公司”以1200万元收购的怀化鸭毛垅养猪小区的一位养殖户告诉记者,在2012年至2014年的这3年里,国内猪价一直低迷,因此大多数的养殖户都一直亏损,“养殖户数量减少,这也是猪价上涨的一个原因”。
  
2月7日,记者来到位于怀化市鸭嘴岩的鸭毛垅生猪养殖场实地了解。记者发现,隶属大康牧业的鸭毛垅养猪小区,大多数猪舍都返租给原来的养殖户,仅有一处育有1000头左右的猪舍标有怀化新康牧业养殖基地的字样。
  
记者在现场看到,鸭毛垅养猪小区建有的沼气设备等污水处理设施一直闲置未用,设施锈迹斑斑,开关表皮剥落。
  
同时,记者获悉,大康牧业在2016年1月21日晚间公告,公司决定与溆浦鸿飞达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合资成立怀化欣茂牧业有限公司,继续完成溆浦县观音阁镇青垅村猪场工程的全部施工工作。
  
资料显示,怀化欣茂牧业的注册资本为13,082.00 万元,其中公司以现金方式出资2300 万以及以溆浦青垅猪场在建工程作价4895 万元作为出资,合计7195万元,占有限责任公司55%的股权。
  
公告称,青垅猪场项目总投资12,800 万元,占地158.24 亩,年出栏生猪10 万头(其中种猪2 万头,育肥猪8 万头)。
  
不过,记者来到溆浦青垅猪场查看后发现,该猪场建设早已停止建设,锈迹斑斑的钢架几成荒废。
  
但上述这些信息大康牧业从未披露,并未就此说明原因。
  
怀化20万只肉羊项目停止实施
 
 
  图为溆浦县60名农户签字按手印对湖南大康农业的举报信-1。
  
还没有开始实施,大康牧业募投3.5亿元的湖南怀化20万只肉羊养殖项目就宣布停止实施。
  
2016年6月15日,大康牧业在公告中称:2016 年1 月将其中3.5 亿元变更为“新的国际农业并购项目”,原募投项目不再实施。上述调整是为了提升募集资金使用效率,故终止该项目的实施建设,并寻求新的募投项目。
  
个中缘由不得而知。2013年,一笔50亿元巨额的募资计划,让上海鹏欣集团入主大康牧业。当年募资拟建设的最大项目“17.17亿元的安徽涡阳100万只肉羊养殖建设项目”,投资从17.17亿元减为7.1亿元,最后减至2.8亿元。曾有媒体报道称,其安徽100万只肉羊项目缩减为20万只。
 
 
  图为溆浦县60名农户签字按手印对湖南大康农业的举报信-2。
  
据记者了解,大康牧业在2014 年8 月26 日召开的第五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2014 年9 月12 日召开的2014 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主体的议案》,同意将湖南怀化20 万只肉羊养殖建设项目的实施主体由本公司变更为新设的全资子公司湖南欣昌牧业有限公司。
  
2016年5月28日,大康牧业发公告称,撤销对湖南怀化20万只肉羊养殖建设项目的拟投资金额3.5亿元。
  
一份由60名农户签字按手印的举报材料内容显示,大康牧业不按定增公告实施怀化20万只养羊项目,造成了租赁土地的荒芜。
 
 
  图为溆浦县60名农户签字按手印对湖南大康农业的举报信-3。
  
举报材料称,上海鹏欣集团在入主大康牧业之前,为了顺利通过定增方案,2013年8月与溆浦县及周边贫困地区的农户签订了租赁2万亩土地养羊的协议,1000多家农户都盖了手印。
  
“国土部门按程序划了红线图,环保部门也办理了环评手续。还委托了国泰君安(19.420,-0.07, -0.36%)证券以及国浩律师事务所进行了访谈,村里按要求出具了同意出让土地的承诺书,但是,大康牧业在2014年1月定增方案获批后一直未支付土地租赁费用,造成了2万多亩土地长期抛荒。到了2016年下半年,直至大康牧业取消了20万只养羊的定增项目。”何满林告诉记者:“我们曾选出村民代表去上海找到鹏欣集团,结果连门都进不去,大康农业必须给我们山区农民一个交代。”
 
 
  图为溆浦县60名农户签字按手印对湖南大康农业的举报信-4。
  
据了解,怀化20万只养羊建设项目,范围拟建于溆浦县卢峰镇、统溪河乡、岗东乡等地。其中岗东乡彭洲村养殖基地的募投资金为6千多万元,租赁土地为220亩。
  
海外收购计划常常“中途夭折”
  
大康牧业在海外的每一次大手笔的拟投资计划,在外界看来,似乎就像是一场“戏剧”,但结局又总让人猜透。
  
最近一次的海外并购消息,是大康牧业在2016年5月4日发布公告称,宣布终止4月19日与澳大利亚S.Kidman & Co Ltd(简称Kidman公司)及相关方签订的《要约收购实施协议》。
  
根据公告,由于澳方否决,大康牧业以不超过3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4.57亿元)对其80%股权要约收购进程终止。
  
“公司不会放弃尝试。”大康牧业在公告中这样说。
  
大康牧业在海外并购的“失败”,并不是首次遭遇。据大康牧业2015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在新西兰牧场的并购计划已经“泡汤”。
  
同样的结果是,新西兰洛岑牧场收购被否、佩尼和弗立明牧场的收购被叫停、克拉法牧场收购仍处于审批期。
  
然而,大康牧业似乎垂青于海外资源的整合。该年报称,其海外团队与国内管理层正推进与当地相关职能部门沟通工作,力争尽快完成克拉法牧场的后续收购工作,并在澳洲、南美洲的国家和地区加大项目收寻力度。
  
不过,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湖南怀化本土生根发芽的大康牧业却宣布停止或减少了怀化20万只肉羊募投项目以及其它主营业务的建设。
  
记者梳理资料后发现,大康牧业在2014年11月17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将收购并改造新西兰克拉法牧场和洛岑牧场,并且已经得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备案。
  
但在第二天即2014年11月18日,大康牧业却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交易对手方就本次“重大事项”进行了反复磋商和沟通,但双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仍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将终止筹划“重大事项”。
  
在收购新西兰洛岑牧场项目失败后,公司又在短短一个月内,相继推出3.7亿澳元的澳大利亚Kidman牧场收购项目和2亿美元的巴西FiagrilLtda农企收购项目。
  
而原本募资17亿元用于安徽100万头肉羊项目的募投资金,也于2015年开始,几度变更投资项目。
上海鹏欣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矿产实业、现代农业和股权投资等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拥有全资、控股子公司几十余家,资产规模超百亿元,员工逾4000人。
  
从目前相关信息显示,上海鹏欣集团旗下持有上述新西兰两块牧场的孙公司。它们早在2012年6月份注册成立。也就是说,在获得这两块牧场之后,上海鹏欣集团就开始在国内资本市场寻找合适的壳资源。最终在2013年的6月份找到了当时业绩不佳的大康牧业。6月14日,大康牧业开始停牌重组。
  
据媒体公开报道,鹏欣集团控制人为姜照柏、姜雷兄弟。他们出生于江苏南通农村,后成名于上海地产界,拥有深厚的政经人脉资源。在2012年胡润百富榜上,姜氏兄弟身家55亿元,排名第272位;2013年这个数字达110亿元,排名上升至第118位。2014年,姜氏兄弟身家上涨至215亿元。
  
目前,姜氏兄弟掌控的有国中控股(00202.HK)、国中水务(5.420, 0.05, 0.93%)(600187.SH)、鹏欣资源(7.910, 0.00, 0.00%)(600490.SH)、龙生股份(36.910, 1.11,3.10%)(002625.SZ)、大康牧业(002505.SZ)等上市公司。

本网养猪技术交流QQ群:185907387